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
以笔立骨墨取韵拙中寓巧古朴凝
2012-11-02 00:42:46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  以笔立骨墨取韵拙中寓巧古朴凝    郭瑞贤是我所认识的年轻书画家中极富潜力的一位。原因有三:首先他对书法有明晰的认识和执着的追求;再者是他根基稳实,兼通画印;其三是他对自性有清醒的把持,因而能...
  以笔立骨墨取韵拙中寓巧古朴凝
  
  郭瑞贤是我所认识的年轻书画家中极富潜力的一位。原因有三:首先他对书法有明晰的认识和执着的追求;再者是他根基稳实,兼通画印;其三是他对自性有清醒的把持,因而能以心使笔、缘性而作,跳出了一般意义上的书画行为与目的的障蔽。
  
  能做到这几点并不是一件容易事。我们不妨看一下当下书坛,真正能从艺术的高度认识书法,能在书法中表达一点鲜活的艺术趣味,这样的作品并不多见。郭瑞贤对书法的认识却因其质朴与真诚而少染时习。他在锤炼技艺的同时,并不泥于古人;他也有功力之想,但更多是对书法本体魅力的追求;他的创作只是学习的一个过程,并不受展览风向的牵拘。他对书法的执着反映了自性的诚朴,一事而外,皆为余事,敛精竭虑,用志不分。当然,这也容易造成对事物的“近视”,好在他能外扩新知、内练修养加以调正,在技艺精进之时,确保神气畅适、真气弥漫。在技法上,他以碑为基,众体广涉,对传统渐入独到把握。他曾对小爨用心良多,深体古人用意,并在后续学习中与篆隶、行草参化斟酌,悟出了很多用笔结字之法。由此扩展,汉魏碑版、隋唐墓志、石窟造像等,他都下过一番功夫,形成了扎实的碑体基础。与此同时,对经典名帖他也一样心追手摹,比如二王凤骨、唐宋意度,总之不囿一家,用心体悟,从精神上接近古人,使古人之法化为我法,以期在创作中妙兼众体、随意取用。
  
  郭瑞贤在画中显示的良好定力有赖于他对自性的清醒把持。他是那类做事投入,真诚而执着的从艺者,但他并不偏激,或者说他的聪明在于不断变换自身角色的同时,始终固守着原有的本色身份。他对入古出新一路画风选择既是顺任自性的显例。清人刘熙载说:“笔性墨情,皆以其人之性情为本”。建立在自性之上的趣味乃至风格,才真正具有艺术创造上的价值,相反,那些模仿之作,即便更精致更“成熟”,也不过虚饰而已。他对清雅一路画风的不懈追求,在其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班结业之后,显得更自觉、更具方向性。观其近期书画,拙中寓巧,用笔沉厚、时见虚灵,可见其对传统的取法已再上层次,在把握自性、体悟古人,进而师法自然上有了发自本心的觉悟,这才是艺术创作的真正开端。
  
  诚然,艺术的目的在于娱己悦人,所谓“好之者不如乐之者”,其他任何功力不过是副产品,顺其自然乃可。因而东坡学士有“君子寄意于物,不可留意于物”的真言。然一艺之成,终须穷毕生之力而事之,所以董其昌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的名言,依然是每一个从艺者的行动指南。有鉴于此,我对瑞贤抱以坚信而期以厚望。
  
  祝振中
  
  (作者系北大《中国水墨》杂志编辑部主任)
  
  

相关热词搜索:以笔 立骨 墨取韵 拙中寓巧 古朴凝

上一篇:六法还与八法通——郭瑞贤写意花鸟谈要
下一篇:师友评点寄语——郭瑞贤书画印